2016
12-21

九成互聯網公司會死于資本寒冬,剩下的會是誰

易優創行業動態9059編輯日期:2016-12-21

 百度   谷歌   雅虎   搜狗   搜搜   有道   360搜索   奇虎 

其實不管人們是否承認,世界范圍的資本寒冬已經為了“新常態”。從1997年到2015,歐美國家的“每隔7年就有一次經濟危機”的魔咒在中國也開始應驗了。相信2008年的經濟危機讓很多人都難以忘記吧。那時的人們工作難找、錢難掙、買東西精打細算、尤其是經濟下行和物價高走,造成了普通上班族每天在刀削面的問題上,糾結于買敞開了吃的大碗還是便宜兩塊錢卻不管飽的小碗。

今年2015年了,時隔7年了,經濟寒冬又一次襲擊了中國。雖然這次經濟寒冬已經在中國股市預演了,讓人們有了一個較為充分的心理準備。可是,這次經濟寒冬還是超出了人們的預料。鋼鐵煤炭等能源資源產能過剩、傳統企業面臨著經濟增速放緩和互聯網改造的雙重壓力,然而,以挑戰者自居的互聯網行業也好不到哪去,互聯網頭牌阿里市值狂跌,360百度等巨頭在美國受冷遇阻,都在醞釀退市。最有意思的創投圈,那些關于常年潛伏在3W咖啡里,見到不錯的項目就塞上3萬5萬的互聯網大叔們的故事,也早已成為笑談。真實的情況是,以前能拿到美元投資的公司現在只能談談人民幣,更多的人已經饑不擇食,不管金額大小,美元還是日元,只要還能融到錢就謝天謝地了。

所以,我們將要面臨的大環境是:經濟危機預期之下,雖然人們的生活急需互聯網技術來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但是互聯網行業本身卻必將經歷一個擠出泡沫的過程。這也引發了我們對一個問題的思考,資本寒冬之時,90%的互聯網公司將會死掉,然而,誰會成為那剩下的10%?“傻錢”越來越少,人們不再需要錦上添花的需求,只有解決實際問題,真正為社會創造價值的互聯網公司能夠生存下去。

錦上添花將凋零

所謂錦上添花,就是非必要的需求,人們有錢時會嘗試一下,沒錢時一刀砍掉。對于普通消費者和互聯網行業來看,錦上添花有幾種表現形式:

1、奢侈品產業首當其沖

半年前,香奈兒為首的奢侈品公司已經采取了“歐洲提價、中國降價”的全球協調定價策略。近期隨著人民幣匯率連續下跌,奢侈品行業遭遇投資者冷遇:8月11日當天,Kering、LVMH、Tod、Ferragamo幾家公司在各自市場均有3%-5%的跌幅。實體經濟影響下,奢侈品電商明顯萎縮,聚美優品忍痛砍掉第三方奢侈品業務,尚品網不僅轉型為輕奢網站更陷入裁員風波,二手奢侈品寄賣網站寺庫網轉型成了高端消費品服務平臺。其實富豪們的財富并沒有受到很大的沖擊,只是中產階級的財產縮水,消費者基數沒了。這種情況下,別說投資了,估計連投資人都在算計著怎么把給老婆的禮物從“古馳”變成“蔻馳”吧?

2、房地產項目暗自寥落

近年來中國城鎮的現狀是“城市擴張,人口收縮”。城市擴張是伴隨著新城區建設和房地產開發等城市化進程的必然結果。然而人口收縮則反映了中國人拋棄鄉村甚至二三線城市向大城市聚集的現實。據北京城市實驗室的分析顯示,全國654個城市中有超過27%出現了人口密度收縮,其中包括一個省會城市烏魯木齊和四十余個地級市(市轄區)。以沈陽為例,作為東北最大的城市,沈陽目前房屋存量27萬套(超過北京上海之和),可去年新增人口僅有3萬余(不及北京零頭),房子還在建,需要的人少了,買房市場陷入低迷。未來房產商的處境可想而知。

電商本來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手段,但在目前房屋價格體系已經確定的情況下并不能給消費者擠出更多的優惠。隨之而來的房產互聯網公司之間的更兇猛的搏斗和廝殺。首先是中介和電商相互傾軋,此前鏈家就與搜房分手,并迅即合并德佑、億誠等公司進行電商化,同時全面封殺搜房。其次是創業公司步履艱難,愛屋吉屋遭多地投訴,以中介房源充當個人房源。鳳凰財經爆其虧本占領北京地區,一個月虧損高達3000萬。所以,你會發現,黃了買房,火了租房,大家都在尋思怎么把自己的二套房掛上在線短租網站呢。

3、上門掃地擦桌子修指甲的O2O是虛假繁榮

有“美業”、家政、健康護理、吃喝拉撒……幾乎所有的領域都被O2O涉足了。然而,一個家里有洗衣機的人,會有多忙才需要雇人幫忙洗衣服?一個健康的人是有多力不從心才需要經常雇人打掃房間?明明在居民樓里就能開一個推拿診所,又需要多少人走街串巷地上門敲背?消費者們優惠券拿到手軟,e袋洗、河貍家、功夫熊、58到家等O2O項目的的補貼大戰不亦樂乎。其實,目前O2O的玩法是融資-推廣-補貼模式,實際上只是復制了當年團購市場的“百團大戰”。然而,補貼得到的用戶也會隨著補貼的消失而離去。除去補貼,大部分O2O們既不是用戶們離不開的需求,也沒培養起有效的用戶習慣,只不過玩玩而已(咦,玩誰呢?),大家看看就散了吧。

剛需才是王道

剛需就是受價格影響不大的需求,放在互聯網領域就是那些解決實際問題的服務,或者不靠補貼,靠互聯網技術本身就能降低成本的服務。比如新媒體行業就兩者兼具。雖然紙媒注定進一步衰弱和精英化,但人們對信息的需求不但沒減少,反而更加細分和多元。所以你看到2014年以來全球傳統媒體巨頭裁員超過5000人,而新媒體代表《赫芬頓郵報》卻大舉向海外擴張,不僅今年將入駐中國,還表示即將盈利。在國內,不僅科技媒體春風得意,彈幕網站也成為投資熱門,AcFun剛剛宣布獲得5000萬美元A輪融資,而大牌視頻主播的工資更是以千萬計。

1、挖掘沉睡價值的共享經濟

普華永道估計,未來十年間共享經濟的市場規模要超過3350億美元。這里所說的共享經濟可不是“人脈經濟”或者“上門服務”經濟。而是能夠把沉睡的資源挖掘出來投向市場的經濟模式。比如Uber、PP租車、Airbnb,甚至沙發、器械、游艇……只要這東西(注意,只能是“東西”)我有你沒有,我就可以租給你。好處我就不說了,值得注意的是,共享經濟公司一定要有同樣優秀的基于需求和LBS以及信用的算法。不然那就不是共享經濟,和BBS有什么區別?

2、三駕馬車去其二 這一次的內需靠誰拉

長期以來,中國經濟的主要驅動力被形象的歸結為三駕馬車,即投資、出口、消費。2008年金融危機來臨時,出口遭遇重創,基于互聯網的投資和消費支撐著中國經濟進行著艱難卻更加健康的轉變,中國政府果斷拿出四萬億擴大內需,刺激消費;互聯網迅速成為與房地產、汽車、服裝等行業并駕齊驅的支柱產業,淘寶交易額首次突破千億;中概股赴美上市,兩國政府、投資界、創業圈都樂見其成。然而,如今,在新的經濟寒冬面前,資本大量外逃,中概股飽受詬病,創業公司融資異常艱難,于是,三駕馬車去其二,消費成為中國經濟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伴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與生活服務相關的智能設備構成了捂緊錢袋子的億萬國民的強需求消費。在這種情況下,一些長期以來讓消費者不爽或者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的傳統行業首當其沖。

舉個例子,行業的變遷

短短五年間,手機從耐用品變成了快消品,由暴利變為平價,用戶體驗不再是一句空話,眾多山寨手機廠商一夜之間不見了蹤影,渠道為王的中華酷聯解體。過去五年,小米依靠自建電商渠道賣手機,完成了從0到450億美金的高速成長,于是,樂視、錘子等品牌手機也迅速誕生。代表先進生產力的不光是“互聯網新軍”,老牌的廠商華為果斷推出榮耀系列,在性能、配置、定價上完全對標小米,搶占了智能手機消費的關鍵窗口。

與手機行業五年前的情形極為相似,眼鏡行業也有著暴利、強需求和由耐用品轉變為快消品的特點,但由于這個行業的封閉性太強、產業鏈整合難度大,門檻高,互聯網創業者并沒有表現出像手機、移動醫療、O2O等行業一樣的熱情;而寶島、暴龍等傳統眼鏡企業長期以來的暴利經營模式,缺乏改造的動力,盡管在線上的營收很可觀,然而,這種賺點小錢的思維難以上升到戰略格局的高度;于是,行業需求和消費者的痛點倒閉下,催生了一批如望客、Tapole等新興的眼鏡品牌。然而,眼鏡是一個需要精耕細作的行業,且戰略窗口期很短,匆匆上馬和浮躁營銷無法成就一個靠譜的眼鏡品牌。目前,從線上來看,主打快時尚的音米眼鏡起家于傳統眼鏡店,線上運營五年時間,去年雙十一,這個單一品牌當天的銷量等同于全國6000家線下店的總和。

除了生活必需品,即使是經濟寒冬的陰影下,人們依舊愿意為酷炫裝備買單。今年以來,大疆無人機頻頻亮相,從夜闖白宮,到以色列服役,再到汪峰求婚,簡直出盡了風頭,目前,這家科技公司已經估值百億美金,甚至有媒體直接將其推崇為創新能力可以媲美蘋果的科技公司。不過,消費者對其的喜愛,多半是由于這類以往只能出現在軍事領域的神秘裝備,終于可以成為普通人手中的玩物。

總之,互聯網的思維再發散也不能直接變出人民幣,O2O的噱頭再響亮也阻止不了消費者一哄而散。泡沫吹起來的時候,所有人都頭腦發脹;寒冬到來之時,互聯網公司將經歷市場最嚴苛的考驗。

 百度   谷歌   雅虎   搜狗   搜搜   有道   360搜索   奇虎 

大发pk10计划走势图